“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少时读书,不喜情愁爱欲的文字,唯独中意这篇《桃花源记》,对其超脱现实的安乐美好而心向往之,也为桃花源从此不复现世而引以为憾。古人心里的桃花源没了,我心里的桃花源还在,有人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的桃花源,就在天堂的中央——湖州。

  旅居湖州,行走在太湖,只觉得每一缕湖畔吹来的晚风,都让被抛诸脑后的现实烦恼缓缓睡去。在这里,我看见星空、看见田野、也看见缓慢行走的牛羊;在这里,我忘了朝九晚五,只想起童年,也想起初恋的温柔;在这里,我温黄酒一壶,不需有人作陪,只与日月星辰互酌。

  但这又怎么足够?武陵人尚能享受设酒杀鸡作食的招待,当代的桃源,美食更不可缺少。还好湖州自古便是鱼米之乡,“苏湖熟,天下足”,再挑剔的食客,到了这里,也能找到心仪的去处。想吃油腥重的便去寻一碗湖羊肉解馋,想清淡些也有长兴茶宴果腹,湖州的日子,倒是从来不必为吃食发愁。

  莫干山因为它的民宿而闻名,但鲜有人知的是,山上还藏着一座义远生态农庄,庄里的食物别有一分天然味道,也成了我这段时间常去打牙祭的去处。

  义远的大厨让我们叫他Ben,其实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受父辈影响走上了学厨的道路,又因为贪恋义远农场的食材,留了下来。Ben对美味的理解是记忆,他认为只有离原产地最近的食材才是记忆中的味道,也最能打动人的味蕾。

  这里以前没有我的记忆,但是Ben这么说,我就觉得我可能在梦里来过很多次了。或许晋太元中时,我就是那个武陵渔夫,莫干山,就是乱入的桃花源。

  山上店家不少,当地原住民金鱼家就在莫干山茶厂原址开了家餐厅。去拜访时正当天晴,金鱼妈妈招待我们她的拿手好菜橡果豆腐,将新鲜的野生橡果去皮打碎,熬煮后又静置,直到凝固成浓稠的“豆腐”,切片撒上葱蒜末,再淋上当地特产老恒和米醋提味,增加些许甘甜回味,整道菜都酸甜爽口起来。

  湖州的羊同样是一绝,少了北方羊的鲜膻味,肉质却多了几分细嫩,被冠以“湖羊”之名,成为了湖州的一个美食符号。在每个早起的清晨前往德清县上的元松羊肉店,是住在湖州时的惯例。这家的羊肉,给人第一印象是“奢侈”,就算是市场上价值不菲的湖羊皮,也连在肉上,一起经过近十个小时的焖烧,汤里有老恒和酱油,汁水化在软烂的皮肉里,说是香飘十里也不为过。

  回归朝九晚五的生活后,我常常想起湖州。或许在我为了生存奔波的时候,湖州人正在慢慢悠悠地焖鸡,不疾不徐地炖羊肉。

  有人通过精心培育,等待着食材的最佳状态;也有人抛下杂念,小心地保守着食材与时间的秘密。老湖州人许先生,人称“许员外”。许员外最为人所知的身份,是一名专注的“食材收集者”,家中收集的食材数不胜数。每当天晴的时候,他总会小心地把收藏多年的食材拿出来晾晒。

  许员外对食材的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他认为好的食材并不一定是价格不菲的,甚至珍藏数年的,而是吃下去,喉咙回甘。

  不同的食材也具有其独特的地域性和不同的价值。所以即便工作并不轻松,所以许员外对于自己收藏的每一样东西都特别讲究,愿意花上不少时间寻觅心中优质的食材,并且注重细节。只为找寻他心中的优质食材。

  凡事不可苟且,于饮食更甚。除收藏食物之外,许员外也喜爱研究美食,闲暇之余也会亲自下厨招呼远道而来的朋友,食材简单,却回味无穷做菜虽是生活中的一件小事,但也不可随意对待。做菜于许员外是一种乐趣和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从食材原料的选取到烹饪,许员外无一不是亲自全身心投入。

  “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许员外亦不例外,制作美食和品尝美食的过程都乐趣无穷,个中滋味唯在煎炒烹炸中有所体会。热爱生活的人往往更能发现美食之美,因为他们知道温暖的味道出自用心的厨房,哪怕身处远方,就让美食带着家的味道在你身旁。

  如果有一百年的时间,北上广可以从普通城镇发展为世界一线城市;之于食物,时间是天敌,也是帮手同样百年时间,湖州企业老恒和只专注技艺传承,终于寻得酱香真味;假如给许员外一百年的时间,他又会干什么呢,我想,大概就是寻遍时间所有的珍稀食材吧!

  桃源里自秦时起便不知岁月,其中真意,我终于在湖州领悟了。

  行遍江南清丽地,人生只合住湖州。若我老去,只愿魂牵梦萦的,仍是太湖的银鱼、莫干山的黄芽、老恒和的太油。深圳卫视老恒和《宅人食堂》第三季湖州篇,本周日晚21:00即将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