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青年禁止入内的美食孤岛

  对潮汕始终怀有一种畏惧心理。

  江湖传言太多——广东人吃老鼠、广东人吃牛欢喜、广东人吃“胡建人”等等,而处于广东食物链顶端的潮汕,想必早已将这特色发扬光大。

  踏足潮汕,天知道我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就连打量周围每个本地人的时候的目光,都带着猎物观察猎人的慌张。既要小心地上是否有个蓝色陷阱,也要防一手他手里是不是藏着一个箭袋,这种感觉,玩过山口山的都懂。

  黑暗料理云集的夜市盛宴

  随着《宅人美食榜》的指引,就算是深夜,一路窸窸窣窣的觅食过程也不难。

  有人说,在潮汕如果晚上12点就拒绝朋友的夜宵邀请,将被视为极大的不尊重,看到晚上人头攒动的宵夜市场时,我信了。

  【生腌血蚶】

  所见即所得。配合辣椒酱食用,是标准的红艳艳火辣辣血淋淋。难怪潮汕人喜欢夜食不睡觉,常年服用这类食物,大概睡太早容易发噩梦吧!

  【生腌虾】

  摊位上的潮汕小哥冲我们说“趁还活着,抓紧吃咧”的时候,的确让我吓了一跳。盘中的虾晶莹剔透的虾身与活虾无异,随着汤汁摆动游曳的姿态像是要活过来。

  潮汕的生腌系列统统使用活物在腌料中浸泡制成,与久负盛名的三吱儿有异曲同工之妙。

  【鼠壳粿】

  鼠壳粿真是要用老鼠来做?我想着要吐咯!

  仔细询问才知道,鼠壳粿是用一种植物鼠壳草做成的粿品。明明很正常的食物,在潮汕也要取一个毛骨悚然的名字,这里的饮食江湖,果然水深。

  【水果蘸酱油】

  不用介绍,酱油多黑,这道菜就有多黑暗。

  勤(shen)劳(me)勇(dou)敢(chi)的潮汕人民的餐后水果是要蘸酱油的。正常的荔枝、芭乐、西瓜、菠萝谁都见过,而黑黢黢的它们就是此地独一份!

  时光凝滞在小城的唱片里

  白天的潮汕,又是另外一番光景。

  呼吸着微带海腥味的空气,走在潮汕的街头,仿佛置身于上世纪港片的场景。贴满斑驳广告纸的卷帘门、画着周慧敏头像的泛黄海报,时光路过这里的时候好像睡着了,也可能是流连在街头巷尾的宝丽金里不舍得走开。

  各家店里经营的食物与晚上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在阳光下平白多了烟火气,初时觉得黑暗的食物也少了些渗人,竟然能够感受到它们的美好之处了。

  毕竟这座每隔百米就有一家百年食肆的老城早已成了无数老饕的朝圣地,所有在外的潮汕人都怀有家乡菜的念想,必须吃到故乡的美味才算心满意足。

  沐浴在潮汕冬天仍然和煦的阳光下,实在无法再对这里的食物冠以“黑暗”的名号,黑暗料理其实不黑暗,是这里人文价值和地域特色在食物上的体现罢了。

  喜欢过那么多城市,其实也喜欢你

  在路过而不进城的人眼里,城市是一种模样;在困守于城里而不出来的人眼里,她又是另一种模样;人们初次抵达的时候,城市是一种模样,而离别的时候,她又是另一种模样。

  深圳卫视老恒和《宅人食堂3》,本周日晚21:00,深度体验潮汕,解读它最真实的模样。